文化

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2020-07-07  关注:0
扫码手机访问 扫码手机访问

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吴秀珍:西散南国文学社宣传副主任

珍惜缘,本名吴秀珍,山西省运城万荣县人。

爱好文学,诗歌,音乐,热爱生活。

文学作品小说《春娘》发表于《乡土文学》和山西省《城市头条》。散文诗歌多发表于在《兰娟雅苑》《河之东》《故乡万荣》《垣曲人家》等各大平台。


作品赏析

春娘

文/吴秀珍

1春娘诞生


这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村的名字叫凤凰岭。

传说这个名字有个来历:五百年前,在凤凰岭村南部有一个高兀凸起的小山岭,有一年春暖花开时节,在这个小山岭上,一夜之间不知何因竟陡然聚集了很多羽毛艳丽的金凤凰,村人看到这一自然盛景,认为村里可能会出金凤凰,怀揣美好的愿望,村人就把原有的村名改成了凤凰岭村。

在凤凰村住着一个叫阿贵的人家,家庭不富,住着三间土坯瓦房,阿贵的老婆叫秋英,阿贵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其实在那个时间里,住在乡下的人都有点这思想,因为田间地头要干活,家里离不开男劳力,你看男字的写法,田字下面一个力,意为田间干活出力之人。而女字,都说是小脚女人,意思是呆在家里围着锅台转的人。

因此家家都想要男孩。

阿贵也不例外,他也像叫秋英生个“带把的”,谁知上天不作美,造化弄人,秋英在十年间生了四个清一色的丫头,老大女儿生在打春的日子里,起了个名字叫大春,老二生在阳春三月,起了个名字叫阳春,当生下第三个还是妮子的时候,阿贵给女儿起名为改春,谁知到了第四个孩子生下来还是没有改过来,于是起名为还春,意思是还是春,还是丫头。

还春一生下来,阿贵气的三天三夜没吃饭,他说自己啥时候作了孽,倒了八辈子的霉,竟让秋英生不出一个男孩来。

阿贵本想咬咬牙把还春送人,谁知还春生下来细皮嫩肉,脸上像擦了胭脂一样白里透红,特别惹人喜欢,阿贵哪硬邦邦的心这才被软化了,他抱起还春,亲吻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春呀春,你长的漂亮,爸爸不再给你送人,日后可要找个有钱的好人家,爸爸就这一点心愿。”

还春给阿贵来了一副笑脸,好像理解了爸爸的意思。

就是这个老四丫头,后来有了惊人之举,初中没毕业就凭借一副天籁之音,一副金嗓子,飞出了大山,真正成了凤凰岭村飞出去的一只金凤凰。还春进到了当地的县剧团,剧团主要是唱蒲剧,还春在蒲剧里演青衣,17岁就穿着古装戏在《三娘教子》里扮演春娘这一主角,由于春娘一角演的活灵活现,一招一式,颇有讲究,人物塑造,栩栩如生,舞台上的演员们和底下的观众们便都给还春了一个亲切的昵称,称之为“春娘”。

其实,春娘的道路和其他人的道路一样布满了荆棘。


2春娘上学

还春没有被送人,因为小而漂亮,躲过了一劫。

阿贵的思想重男轻女,偏偏生下一窝女孩,好像在村里干了什么缺德事一样,脸上整天闷闷不乐。秋英为了一家的生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忙忙碌碌,也照顾不了四个女儿。

山区的孩子上学晚,还春7岁半才到了上学的年龄。

为了能让还春读书识字,母亲秋英戴着老花镜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用碎布条给还春缝制了一个小书包,缝好叫还春试了试,看看合适否,还春背起书包高兴地手舞足蹈,还给母亲背了一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小歌谣:“猫老鼠,偷油吃……”逗母亲乐,而父亲阿贵看到新缝制的书包一言不发,看到还春还乜斜了一眼,好像还春欠着他的二斤黑豆。

凤凰岭小学就在村子中央办着,说是中央,其实都有五六里地路恁远,山村的路崎岖坎坷耐走。刚上学的小学生背着书包到学校报到,老师首先要登记家庭成分,也就是先问问家庭出身是贫农还是中农等这些东西,那时候上学很讲究阶级划分,班主任老师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穿着很朴素,花格子上衣,海军蓝裤子,纳底布鞋。

报名排在还春面前的是村里的低个子男孩叫铁蛋,女老师问铁蛋家里是什么成分,铁蛋说是“萝头筐成分(成粪)”。话语一出,女老师笑得差点岔气,还春想笑没笑,还春提醒说,不是萝头筐成粪,是贫农、中农、下中农的意思,这才让铁蛋茅塞顿开,铁蛋说,你帮我说说俺是啥成分,还春走到老师面前说,铁蛋家是贫农成分,女老师扭头问还春,你怎么知道人家是贫农成分了,还春说,我们今天来校报名的时候,父亲都说了,说村里除了一家是地主成分,其他都是贫农成分,因此铁蛋家应是贫农成分。

女老师看着还春,还春忽闪着两只美丽的眼睛,更显睿智可爱,女老师还对还春伸了一个大拇指表示夸赞。

还春上学了,课堂表上有唱歌课,老师教的第一支歌曲是《我爱北京天安门》。歌曲欢快激昂,轻松活泼,老师一句一句地教,同学们一句一句地学,全班几十个同学中唯还春学得最快。

老师叫还春上到讲台上唱,还春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响亮地唱起了这支歌,歌曲唱完,同学们鼓起了手掌,老师也给予了表扬,说还春是一块唱歌的料子。

小小的一件事,给还春很大的鼓励:自己唱的好,将来一定要登上舞台为更多的人唱歌。让观众记住她的名字,听到她的歌声。


3痴迷戏曲


还春唱歌嗓音好,引起了班主任老师的关注,每次学校推荐外出表演,都把还春带上,还春成了学校名副其实的小歌唱家。

老师的表扬,同学们的鼓励,还春在歌唱方面初露锋芒,她把唱歌当做生活的主要内容。

11岁那年,一米多高的还春听说离自己村庄10几里地的外村唱戏,她当时心血来潮,骑着家里的半旧自行车就跑到哪里看戏,剧团在那个村庄连住演了三场,她连住看了三场,前两场戏,一看完,还得蹬着自行车回去,山区的路不平,没有路灯,还春怕遇到坏人,总是东瞅西看着回家。

因为还春是个女孩,还春的爸爸对还春不热不冷,还春回到家,阿贵要说她两句,让还春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看了两场戏,小小年纪,还春被演员们的演技折服,她想,如果自己能成为一名演员,能走上舞台,能给老百姓们表演,那该是多大的幸福呀!

等到第三场戏唱完,台子下的观众都陆陆续续离开舞台的时候,还春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她没有走,竟走上舞台,剧团上的一个花旦演员看还春美丽可爱,就问她上台子的原因,还春鼓足勇气说:“我想唱戏”。

花旦见还春说自己唱戏,就开始关注地问,会唱啥。

还春就把自己在学校学过的十几首歌曲唱了唱,这一唱不大要紧,字正腔圆的音质竟一下子拉直了花旦的眼光,花旦说,中,中,这姑娘中,天生一副好嗓音,是学戏的料子。

但是是晚上,谁的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夜不归宿,更何况是一个才11岁的女孩?

花旦对还春说:“你先回家,给你爸妈说一声,看你爸妈同意不同意,一是你年龄小,二是学戏要练功,是很吃苦的。”

还春说:“我不想回家了,我想唱戏,你们就把我带走吧,我每天给恁扫地端水都行。”

花旦执意叫还春走,还春说啥也不走。

花旦无奈,只好说,今天晚上你回家,明天你可以过来,我把详细地址给你写写,叫你爸妈看着地址地址把你送过来,这样,我们不担责任,父母也知道你的去向。

那天晚上还春和花旦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几乎要哭了,但是剧团上的人要叫她回家请示一下家长再说。

花旦怕还春一个女孩家在路上出事,卸了妆,还专门把还春带到了家门口,把唱戏练功的苦处说了说。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还春就起来跑到了妈妈屋里,说自己要唱戏,妈妈一听,愣住了,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说了声,你给你爸爸说说。

阿贵一听还春要去唱戏,出嘴一句就是,唱戏都是下九流,你敢去我打断你的腿。

阿贵还说,小小年纪不好好上学,光想着逃学,交的学费都白花了。

还春说,唱戏将来照样有饭吃,戏唱的好,还能挣钱,也能为家里减轻负担。

阿贵的脚在地上跺了两下,死丫头,你气死我,你敢去,以后就不要再进我这个家门,只当没有你这闺女。

还春没有再接话,抹了抹眼角的泪,悄悄走出了门外。


4苦苦练功


还春离开了同学和老师,离开了自己的故乡,离开了亲人,还春按照花旦写的地址一路问人摸到了戏班。

花旦重视还春,发现还春有潜在的能力,给她安排了吃住,并开始教她练功,在戏曲里基本的练功包括四个方面:唱、念、做、打。

学习唱功的第一步是喊嗓、吊嗓,扩大音量、音域,锻炼歌喉的耐力和音色。

基本功之二是念。 具有一定的音乐性和节奏感, 是加工形态的语言艺术,与唱协调。念白与唱相互配合、补充,才能表达出人物的思想感情。

基本功之三是做。做是舞蹈化的形体动作的泛称, 一种生活动作,通过手﹙手势﹚、 眼﹙眼神﹚、 身﹙身段﹚、步﹙步法﹚等的灵活运用, 使人物的形象、 气质更增光彩。

基本功之四是打。打是传统武术的舞蹈化, 用以表现战斗生活或特定的生活情景﹐如跌跤、挣扎、昏阙等。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进到戏班的还春,在老师的指导下,开始在戏班的后院里闻鸡起舞,练习唱戏的基本功,偶尔也到田野的埂子上吊嗓音,在板凳上翻跟头,花旦最初教她以青衣为主,青衣是戏曲中旦角的一种,因所扮演的角色常穿青色褶子衣而得名。青衣主要扮演庄重的青年、中年妇女,表演特点是以唱功为主,动作幅度较小。行动比较稳重,比较注重唱功。

还春所在的戏团以唱蒲剧为主,蒲剧又称蒲州梆子,当地人称为乱弹戏,是我国最古老的地方民间戏曲艺术之一。因兴于山西晋南古蒲州(今山西运城永济)一带而得名。蒲剧唱腔高昂 ,朴实奔放 ,长于表现慷慨激情、悲壮凄楚的英雄史剧,又善于刻划抒情剧的人物性格和情绪。像《三娘教子》《清风亭》《舍饭》等。

在剧团里,还春很下劲的练功,目的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出类拔萃成为一名台柱子。

在练功的过程中,还春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累,但她总是咬紧牙关,噙着泪也要练,不向任何人倾吐心中的不快。

在10年时间里,还春只回家了两次,还是剧团在离家较近的地方演出时回的家。

第一次回家是她在外五年的日子里,还春已经长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眉清目秀,顾盼生辉。她回到家里,家里的酸枣树和皂角树又粗了一碗,爸爸坐在皂角树的石凳上吸着闷烟,长时间不吭一声,母亲看着还春,唉声叹气后怀着护犊之情,坐下来问还春在剧团的情况,三个姐姐在看到还春后,如同看到了外星人,都数落她不辞而别还有何脸进家门。

第二次回家是还春在《三娘教子》里主演了娘子王春娥这一角色,《三娘教子》改编自明末清初戏曲家小说家李渔的《无声戏》中的一回。还春在这部戏里演的是主角,当时才17岁,由于唱腔甜润,感情饱满,激情高昂,还春这部戏一炮打响,小小年纪就被众星捧月般亲昵地称为了“春娘”。

人一旦打出名气,人们就会刮目相看,还春第二次回家,父母和三个姐姐再见到还春,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个个高兴地脸上乐开了花,犹如最可爱的人回到家中,都围过来问寒问暖,父母赶紧抽火做饭整理房间,与第一次相见的待遇判若两人。父母劝还春找个有钱的人家,姐姐也说,你找个有钱的人,我们也能跟着沾点光。


5第一次婚姻


哪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个妙龄女子不善怀春。

春娘也不例外,当春娘打出名气后,她还不足20岁,浑身上下闪烁着青春逼人的光芒,一米六零的个头,一头飘落腰际的秀发,尤其是酥胸上那两个浑圆的水蜜桃,走起路来像撒欢的野兔在上下蹦跳,青年人看到春娘的眼神十个有八个回停留在脸上久久不动,他们在想入非非。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子看上了春娘。男子叫杰,低矮短胖,肥头大耳,体重200来斤,从下体劈开分成两半也能超过春娘的体重。

杰,能看上春娘,他的资本只有一条,就是手里有钱。

杰是做化工生意的,化工生意都是一本万利,生意法市时,一两年时间就弄个盆满钵满。杰,很有心计,为了把春娘弄到手,他经常打听着来看春娘的戏,为了引起春娘的注意,每次看戏,杰常常买十几张前排中间坐票叫手下的打工人看戏,看戏前,杰交代手下人,只要看到杰在下面鼓掌拍手了,大家要不约而同地一起拍手,要跟着杰的节拍来走,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春娘一上场,杰就在下面鼓掌助威,拍手叫好,手下人也跟着起哄,拍手叫好,前呼后应,众星捧月。

杰的这一行动还真凑效,竟引起了春娘的注意。

撒戏后,杰叫手下人开车走了,杰则走上舞台接近春娘,先献殷勤,再说恭维的话,等春娘脱去戏衣,素面朝天之时,杰就会脸上堆满笑容请春娘赏光吃夜宵。

一个年轻男子请一个女子吃夜宵很不合适,春娘觉得人心隔肚皮,万一这个胖男子动手动脚该咋办,春娘没有拒绝,但春娘叫了几个在戏团里唱武生的小青年跟着,小青年武把子厉害,只要坐到饭桌旁,那种阵势,杰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干对春娘有任何非议。

杰,心知肚明,第一次约春娘吃饭当然得规规矩矩。

杰满脸笑容,尽展谈吐风采,得先取得春娘的好感,文章才能继续做。

那天晚上,围着一个大圆桌,杰对春娘的唱戏赞赏有加,说话也很谦卑,也就是那天晚上杰知道了春娘的老家在凤凰岭村,春娘也知道了杰是个做生意的人,没有什么高深学问,只是手里头有钱,还拥有一辆豪华的别克车。

杰开始通过自己的熟人到凤凰岭村去,给春娘的母亲提亲,说杰怎样的会做生意,一年能挣多少钱等。

春娘的母亲就把这好事给春娘的父亲阿贵说了说,阿贵说,只要这小伙子有钱,这事就能定下来,有钱能叫鬼推磨,没钱啥都甭再说。

熟人给杰一说,杰心里窃喜,遂给熟人一叠钱,吩咐熟人,把钱交给阿贵,叫阿贵抽时间到县城一趟给春娘说说,阿贵接到钱,唰唰扑棱了两下,看着金灿灿的票子,脸上笑成了九月菊,答应亲自到县城戏团做说服工作。

春娘从家里出来后,家里一直认为唱戏是一个下九流,春娘的父亲阿贵更是对女儿春娘耿耿于怀,春娘的三个姐姐对春娘也是不温不冷,但这次一说是给春娘找了一个有钱人的对象,家人那种冷冻的心瞬间都复苏了。

春娘出来十年在戏团上精神生活本来孤寂,但戏团上有个小师弟比春娘小5岁,对春娘照顾很好,小师弟叫强,强瘦瘦的身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强的头发理了一个煤火盖,带点艺术性,一看就是小艺人。强在没事的时候像一只可爱的小狗经常在春娘的身旁转绕,帮春娘打打饭,收拾收拾行李,春娘把强也当做了生活中的精神支柱,当做了自己的一个亲兄弟。

阿贵来到戏团,找到春娘后没有生气,而是用笑脸给春娘说了一番话,叫春娘抽空给杰见面,杰手里有钱,最好能把这场婚事给定下来。

面对父亲的一番好意,春娘不好拒绝,最后点头表示同意。

杰开着别克车,威风凛凛的,春娘到那里唱戏,杰就跟到哪里看戏。

演出现场,杰鼓掌捧场,演出结束,杰千方百计献殷勤,专车接送,大有如漆似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感情这东西有点怪。只要接触的时间长就能热乎起来。杰请春娘吃饭的回数多坐车的回数多后,春娘也觉得杰很会体贴人萦记人,加上有钱,虽然人长相不咋地,但世间啥事都没有百分之百地完美,鱼和熊掌二者是不可得兼的,只能得住一头。

后来,杰没事的时候就开着车到剧团去,时间一长,剧团上的人很多都知道了春娘是杰的女朋友,就尽量腾时间叫春娘跟杰到外面走一走,谈一谈,浪漫浪漫。

春娘每次出去都要告诉师弟,叫强多尽点义务,强总是“好嘞”一声答应,非常听话。

花前月下,杰和春娘走进人民公园里,散步、谈心、吃夜宵,买首饰,一来二去,春娘觉得这样有事业又有感情的人能够托付终身,也就敞开了心扉,无忧无虑地交谈起来。

当热恋中的男女感情上升到一定高度后,就会合二为一,翻云覆雨,进行爱的缠绵。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当杰和春娘走到县城翠花大酒店门口的时候,杰说,走,到楼上看看,其实,杰不是看,而是想开间房屋,尽管春娘也知道开房后,下一步会出现上床做爱的事,春娘犹豫着不想上,少女的羞涩感飞满了双颊,但杰哪强有力的大手像钳子一样轻轻一提,春娘就得毫不费力地被提起来了,进到房间,光线幽幽,给人一种朦胧感,在米黄色的灯光下,看着眼前的美人,杰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躁,饿狼般扑向春娘,把春娘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枕旁的台灯看着眼前的景象害羞似地扑闪了两下熄灭了。

天刚蒙蒙亮,杰看着身旁春娘雪白的酮体,安慰似地说:“春娘,我们以后是夫妻了,迟早有这一天,你早晚都是我的人。”

春娘说:“你简直是个肉山,光想把我给压死。结婚你都等不及,叫人家知道我的脸还往哪里放。”

世间上的事说来也怪,两个月后,春娘竟有了壬辰反应,恶心呕吐厌食,春娘怀孕了。

当一个女人怀孕后,如果不想受罪,孩子只有生下来。

春娘看着日渐隆起的腹部,她只有决定和杰结婚,因为生米做成了熟饭,必须奉子结婚。

杰和春娘定的是“五一”这天结婚,这是小长假。由于匆忙,结婚证没办,就从一个人的世界走进了两个人的空间。

结婚那天,是在县城一家金色港湾星级酒店待的客,参加上礼的年轻人都系着领带,穿着皮鞋,开着豪车,酒店门口成了车的海洋,姐妹们见春娘找了一个有钱的人家,各个脸上洋溢着笑容,父母见人也心花怒放。

宴席之后,父母还对杰说,一定要照顾好还春,杰带着笑意很坚定地说了一声“当然”,表示回敬。

婚后,杰对春娘非常萦记,挂在心间,生意忙完,不管路途遥远,总要驱车去见春娘,结婚的三年时间里,春娘给杰生了一个姑娘一个儿子,要说这样的日子儿女双全,应该福上加富,蜜上加糖。在别人看来羡慕的要死,哪知,祸,福之所倚,福,祸之所伏。看似美满的一家人,却因杰后面的花心出轨不忠诚给春娘带来了心如刀绞的创伤。

6春娘二婚


生活的道路不像天安门前的人行道平平坦坦,在前进的路上时不时要出现点小挫折,小颠簸。春娘在生了儿子后,苗条的身子消失了,春娘渐渐变得肥胖起来,要说这都是女人生育后的正常现象,然而,杰却不这样看待,他花心好色,凭借手中的钱,又有了新的猎物。

这个戏团的人都知道杰是个商业老板,杰也常常值不值就请团里的人吃饭,以此炫富。

就是在团里请人吃饭的过程中,杰发生了移情别恋的现象。

剧团上有一个叫冰的演员吸引了杰的目光。起初,春娘不清楚,因为杰在婚前的花前月下曾经跪在地上给春娘发过海誓山盟,说是永不变心,有了一双儿女更应该安劳服实过日子。

谁知,背地里杰却给冰暗送秋波,眉目传情,最后竟发展到两人上床偷情,俩人上床的事是师弟强在晚间逮住的,强在得知杰爱上冰后,就成了卧底,要暗中调查杰到底还爱不爱了春娘。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杰领着冰去开房行苟且之事后,强把见到的一幕给春娘交了交底。

春娘怒火中烧,碍于面子,她把杰叫到身旁,表情严肃,脸面铁青,春娘没有说过多的话,只说了一句,咱们好合好散吧。

杰输了理,张了张嘴,想在解释什么,春娘不听,本来两人也没有领取结婚证,就这样利利呱呱分手了。分手后,儿子有杰抚养,女儿有春娘照看。

精神上的打击很痛苦,春娘万万没有想到一直苦苦追求自己发誓永不变心的男人竟会成为负心汉。

春娘离开了剧团,她带着女儿想静静地休息一段时间,调整情绪。

三个姐姐得知春娘突然离婚的消息,一个个劝春娘不要离婚,哪怕委曲求全也不要离婚,说哪一个男的不花心,哪一个男的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说杰是一棵摇钱树,一旦离婚以后带着女儿生活没钱花,日子不好过。

春娘的父亲见到春娘在做工作没望的情况下还狠狠地春娘扔了一句话:“你要是再不听大人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进我的家门。”

春娘的心在滴血,她没有想到全家人会这样来劝她。春娘很赌气地说了声,就是死在外面,我以后也不再回凤凰岭村了。

春娘在县城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和杰彻底一刀两断,带着年幼的女儿开启了新生活。

社会上很多人得知春娘离婚开始给春娘张罗婚事,期初春娘不见,想把女儿拉扯成人,但媒婆一拨接一拨地说合,春年的心才苏醒了。

半年后,春娘遇到了第二任丈夫林林,林林是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的小职员,父母都是工人,家境情况说好不好说赖不赖,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据说林林是在结婚后不到半年媳妇就离婚走了。

后来从林林的熟悉人中传出来一句话,说林林那东西不管用,不能给人家带来性福,人家都是如狼的年龄,人家会能受了哪长夜的煎熬?

说归说,又没有试过婚,春娘想,万一是谣言哪?

春娘就在媒人的说和中见了面,林林长得是细马条个,脸上白的不见一个黑蝇子屎,但缺乏了点男子汉所特有的阳刚之气,不过还好是一个净身,春娘长得再好毕竟也是二婚,就这样春娘见到了林林,俩人一见钟情,各有所爱。

春娘受第一次婚姻的打击,二婚一定要领取结婚证,一定要成为明媒正娶的媳妇,春娘和林林来到了民政所领取了结婚证。

结婚证领后,林林才对春娘说,自己的身体怎样的不好,暂时还不能同房,得服中药调理一下等等,春娘就说,不碍哉,等等就等等。

婚后,林林天天带着中药包,一日三餐服呀服,但身下那玩意还是涛声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奇迹。

春娘这时候才彻底明白了,林林是一个不能用的花瓶,说是服药,其实是假象,因为是二婚,春娘也就不再说过多的话。

爱情是世间最美好的事,它不但包含了情爱还包含了性爱,情爱让人享受到爱的甜蜜,性爱让人享受到了爱的快活。春娘只能得到爱情的一半,春娘痛苦过流过泪,最后还是面对了现实。

林林上班的地方较远,距离家里有百十里地,平时回家少,只有到周末回去,春娘在平常的日子里,就一直在家里看门。

无聊的时候,春娘一边带着姑娘一边唱戏,派遣心中的不平,春娘的歌声总能引起周围人的关注。

春娘爱吃辣椒,唱的厉害时常常咽喉肿疼,有一段时间她突然感觉咽喉处有一种被堵塞的感觉,她去医院找大夫,大夫说是她的扁桃体有毛病了,需要做扁桃体手术,她就问大夫作了扁桃体手术会不会有啥不好的情况,大夫就说,可能会涉及到声带,怕以后不能重返舞台,你要做好准备。

唱戏大如天,不能重返舞台自己以后的出路该咋办,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但想到病痛的折磨,春娘还是听了医生的吩咐,春娘作了扁桃体手术,手术也很成功,遗憾的是春娘不能在舞台上放声唱戏了。

春娘在家里带着女儿,她把自己的心血全部洒在了女儿的身上。

多年后,女儿大了,懂事了,女儿问春娘,妈妈,爸爸那么有钱你为什么给爸爸离婚?

春娘说,“你爸爸是个坏爸爸,他抛弃了我们母女,不管我们的死活,所以不要。”

女儿又问“哥哥为啥跟爸爸过?”

春娘说:“妈妈养活不住你们俩,只能养活你一个,将来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宁要要饭吃妈,不要挣钱的爸。”

春娘还说:“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女儿不知人间事,也就不再插嘴多问了。

后来,春娘的儿子找下了女朋友,杰就拿出自己的积蓄给儿子开了一个酒吧,叫儿子做生意,谁知儿子嗜赌如命,酒吧常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春娘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想说说儿子,但儿子总是兑抢她,说她不该给爸爸离婚,应该逆来顺受,还说有爸爸花钱,自己的事以后少管。

岁月悠悠,如今春娘女儿的女儿也有两岁了,春娘天天照看着姑娘的姑娘,但是,女儿还是不满足,天天好吃懒做,有春娘照顾着女儿的生活。

儿子、女儿因为家庭的原因,都上完初中后辍学,过早地离开了学校走上了社会,都对春娘的离婚恨之入骨。他们认为如果春娘不离婚,日子过得该是多么的甜美。这个弥天大祸都是春娘造成的。

再说林林,春娘和林林结婚后成了药罐子,天天泡在药罐里也没治疗自己的病,依然没有阳刚之气,依然不能施展自己的雄风,不过有一点好处是林林这样就不会招蜂引蝶,不会花花肠子,只有下班安劳服实回家过活,这让春娘省了好些心,春娘最怕男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最怕男人到外面采摘野花。

林林也算不错,把自己的薪水每月拿出一半给春娘花,平时路途遥远,只有周末喜相逢,两人过着有情无性的日子。

春娘只有在夜晚花灯展放的时候,到外面放放风,到田野的垄边散散步,微风吹拂着她秀丽的脸庞,一绺秀发向身后飘散,日子过得好快,还没有品味到生活的美好,已经半入土的人了,春娘每每躺在床上,看着屋顶的天花板,她的心中便有很多惆怅,很多郁闷,很多烦躁,想想一婚和二婚,想想不听话的孩子,春娘一阵酸辛,但心中的苦楚该向何人说。



 

我要评论

爆料平台

扫码关注315消费文化网
新闻热线:13401086968
邮箱:kjxxb2008@126.com
欢迎网友投稿爆料

视觉焦点

意见建议 返回首页